当前位置:六维空间 > 【组图】封面人物 | 白百何、陈坤 型趣班级

【组图】封面人物 | 白百何、陈坤 型趣班级

时间:2016-09-20 14:43:23编辑:六维空间手机版

  

  白百何

  初春,出现在《时尚健康》封面拍摄现场的白百何心情很不错,这是丙申猴年伊始她的第一次拍摄工作。开工了,自然爽利,她还和团队的工作人员一起在化妆间错落站成一排愉快地玩儿起了自拍,各人拿一个手机,将站在后面的人收入取景器。白百何站在最后,靠墙,头上两个扎起的“小球球”造型让人一时看不出她的年岁。事实上,这场拍摄之后不足一周,正好是她的32 岁生日。

  她不怎么将年龄的事情格外放在心上,只是一个数字罢了,有比这个更值得证明成长得青涩或熟落的方式。

  大约两个月前,白百何在《王牌对王牌》第一场节目录制的前日彩排中不慎受伤,趾骨第四根中段断裂,当时她和小沈阳等一众东北笑星们正在排练舞蹈,起初她以为只是崴脚,并没在意,继续排练,从下午1 点撑到晚上8 点,终于撑不住,“疼得已经完全不能承受了。”紧急入院接受治疗,然后就是审慎的修养和复建。

  此刻眼前的白百何,脚已经褪去防护的支架,俨然痊愈一般,时而还在镜头前微微轻跳。旁人担忧她伤处,她反而讲起复建的学问:“伤口确实还没有完全愈合,但是医生说,那个‘缝’已经在长了,情况还是很好的,所以必须要从现在开始就活动,恢复肌肉的功能。”

  她还直说,“拐也是拄够了,出门慢慢走慢慢挪呗。”

  “伤的是哪只脚?”因为她行动已然轻巧,所以禁不住再确认这个细节。她听罢反倒笑了,说这个问题自从受伤之后几乎隔几天都要回答一遍,因为儿子“元宝”也总关切地问:“妈妈你还疼吗?你伤的到底是哪只脚?”一个无畏的大女孩和一个迷糊的小暖男。

  

  白百何

  不害怕,因为不知道

  新片《火锅英雄》即将于“愚人节”当日上映,我们聊起拍摄时的点滴,记忆将白百何重新带回潮热的山城重庆,拍摄期正直夏季,人在当中如入红炉,时而大雨瓢泼时而酷热难耐,而她要身处其中,扮演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银行职员,日日寡淡,心无旁骛。

  这几乎可被看作是表演生涯里,和白百何本人性情相差最大的一个角色。“表面上看没有任何性格特质可言”,是得到意外之事如午后暴雨一般泼将下来的时候,她才可被激发出内心的勇敢和惊人。

  好几个朋友在听说了白百何将出演这个角色之后都好奇来问,“啊?你接了这个戏?为什么?”“我就反问说我为什么不能演‘这样的戏’?”

  她很清楚,这不是原先几年自己熟悉的套路,那些城市小妞题材的爱或忧愁,《火锅英雄》是一个伙伴电影,她也并非站在原来的事件中心,而是处于事件核心的“侧向”位置,与同伴们一起交织将剧情延展开来。对当下的白百何来说,这实在是一种有益的自我挑战。

  她喜欢于小惠这个人物的普通,“特别普通”,但她却又被卷入了那样一场复杂甚至危险的场景里,为什么?角色那种淹没在人群里的寻常背后藏着怎样的特殊性,是白百何在这一次演绎里试图去寻找和阐释的。

  Q&A:

  TH 《火锅英雄》里,有很多于小惠一个人上下班、便利店吃便当的戏。很孤独。你现在的生活还会有这样的时刻吗,怎么去寻找这种城市里普通女孩的感受?

  白 其实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上下班的状态,还是挺好去了解和感受到的,因为其实每个人都有过自己的时候,即使结了婚有了家庭,也有工作完了没开车,需要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的时候。一开始,人可能会特别在意自己的周边环境,久而久之这个东西被复制过太多遍了以后,其实每个每天自己上下班走路的人,都完全生活在自己的状态里面了。他们就不会再左顾右盼了。

  TH 你怎么看待这个女孩从“普通”到“不普通”的改变,内在的动因是什么?

  白 我在演这个戏的时候就不断跟自己说,这个女孩其实就是想尝试改变,因为她认为她的生活太无聊太普通了。而她后来之所以会表现得比平常三个在社会上见惯了所有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这三个男人都要坚强和果断,是因为她不怕,因为她没见过,你见得越少,反而越勇敢,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TH 难吗,这次出演?

  白 说真的,不轻松。我每天都说,真是一边学习,一边去演。她的戏份并不那么多,但是变化非常大,怎么再这个有限的发挥空间里去把这个人物的变化和状态说明白,让内心勾连得清楚,这个是难点。我一直跟杨庆说,你写的这个人,自己不会走路,必须要靠别人推着往前走。可是她又不能或缺,特别重要。杨庆写的女主角都很妙。会让我思考,是否人有时候被动,反而有特别的收获?

  TH 这个角色能在现实里找到参照吗?

  白 可能大家印象中,于小惠这样的人比较少。但其实她不是不存在,你要把一个大家认为不可能的这种大多数,演成一个有可能性的大多数,我是这么看的。

  

  白百何

  首先,得让人相信

  白百何还记得重庆的夏天,和拍摄地的一处地铁站旁的植物,是自小生长的北方沿海城市没有的那种,“长得特别圆润,好像自然而然就被修剪过的”。

  她喜欢整个重庆都笼罩在一种“我不急,先等一下”的氛围里,就想当地人爱吃的火锅,静待开锅,吃到天荒地老。

  她理解这种“慢”,“大家生活在一个自己自从出生就特别习惯的城市,已经生活很多很多年了,走在路上慢慢悠悠的,觉得周边所有地方都挺好看的,一边走一边看,永远都不够。”她甚至发现,“重庆的阿姨们跳广场舞跳得也特别缓慢。她们不跳那个节奏特别快的舞,而是跳优美的。”

  慢创造出了一种特殊的生活态度与智慧,重庆人依照城市起伏不定的地理形态在原先打造的防空洞里开火锅店,菌子和豆苗就种在潮湿无光的洞子深处,白百何和小伙伴吃过看过,惊异又喜欢。

  这份工作之所以好,其中一点也在其中自现,即作为演员的他们,可以在某种深入人心的俗世里,一遍遍品尝一种浓缩了的生活哲学,人性的不测太深奥了,值得一探再探。

  白百何似乎天然有一种与角色“高适配度”的优势,她的样貌。

  我接着前面的话题生发“疑惑”。你说于小惠是普通的,但是你并不“普通”,至少,作为白百何其人,你是“好看”的。

  她马上接下话来:“我倒觉得是自己挺普通的。因为当有人问我说,你为什么接这个戏,说这个女孩这么普通的时候,我就说,我在演员里面长得属于普通的……就是挺,正常的。”

  Q&A:

  TH 有时候我们常常在看戏时心声类似的疑惑,似乎命运不该发生在这样一个长相的演员身上……

  白 所以我希望别人看到我的演出后会觉得,这个出演是让人可信的。能够让别人相信你,这个东西比听到任何的一个赞美可能都更重要。一个演员起步到发展,首先得让人相信你吧。

  TH 你为这个“让别人相信”,做过什么努力吗?

  白 这个可能要分配到不同的角色去说,如果要别人相信你是这个人,就必须得有她的一部分特质。我自己在每次要去演一个电影之前,都要把时间花在研究一个人物的特性上。这个东西没有一个特别完整的公式,它是碎片式的,比较零零散散。往往需要在简单的台词里,去挖掘更多的可能性。

  TH 满意自己这次“转型”的表现吗?

  白 我就一直在跟杨庆说,我说我对不起你,我可能这个戏演得不好,就算我欠你一部戏,下一次你再找我演,我好好演。

  我不是说我没有努力,我非常努力去演这样的一个角色。但是我必须要承认,我在这一类角色上面没有更多的经验。

  但是我很努力地去完成了,而且我知道,我将来再演这样的人,一定比现在好。

  

  白百何

  一种习惯的养成

  在《王牌对王牌》节目即将过半时,白百何因为脚伤不得不遗憾退出。告别之时,节目组特意给她播放了一段视频,是事先录制好的两段“临别赠言”,分别来自她的先生陈羽凡和儿子“元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对她参与节目的激赏和“回家”的欢迎。其中儿子对着镜头的一番话,让人不禁感叹一个8 岁男孩的浪漫和贴心。

  一个双鱼座的妈妈和一个音乐家爸爸的小孩,理应有着天生的艺术敏锐和细腻的洞察力吧。

  白百何自己长在一个民主的家庭,所以自己对孩子就相对“严格”一些。她说,这亦是孩子的存在给她的一种限制和要求。

  “因为我自己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对他严格了之后,我也得照做,你不做,他也不做,他就学你。”

  白百何从小在家不爱穿袜子也不爱穿鞋,光脚最舒服,但是谁都知道这对健康无益,她不穿,孩子就有样学样,“他就会跟我妈说,我妈也不穿。所以,我就得穿。”原先她总是选择在孩子睡着了再去看书,现在,她专门捡下午看书,有时候还劝元宝,“要不你也看会儿?”

  “如果你不这样做,他就觉得人在空闲的一天里面,都应该在玩。”

  做母亲,白百何有自己的态度和方法。

  有时,带一个孩子和自我管理的道理息息相通,照看一个孩子和关照自己的身体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你需要根据孩子的特性去选择如何培养他们的爱好和特性,也要真正从自己出发去料理自己的身体,他人的建议和经验可以参考,却不可一味追随。

  Q&A:

  TH 元宝现在有开始在罩着你,或者保护你吗?

  白 有。一直都有。他会在家里面当调解员。不允许大家互相彼此大声说话,大家一说话,他就开始了……“你们都小声点吧”,然后就跟我爸说,你少说两句。再就来劝我,你说你说,你到底想吃什么。我去跟外公说。

  TH 你会在教育他的时候,着重的注意什么原则?

  白 有礼貌,这个特别重要。可以玩,但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了,学习要好,不然其它条件都免谈,然后说到做到。因为他学习特别好,我就同意他玩一个大型游戏,是一个不停地繁殖龙的游戏。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给我讲他又在游戏里完成了什么重大的任务。后来,这个游戏玩到一定程度就要开始交钱了,他又来跟我谈,我就曾经连续三个周末因为他学习成绩不错,给他买过钻石,后来也就因为要考试,停了。有时候我也觉得我挺苛刻的,因为他才二年级。

  TH 你自己在保持健康方面的诀窍是什么?

  白 我只是觉得无论是运动还是饮食,都应该充分考虑自己身体的特质和需求。真的,我不觉得去参考别人运动的方式是好的。一定要发现一个你自己喜欢的运动方式。有些人就喜欢长跑,但有些人不喜欢跑,但是不代表做瑜珈就不是运动。有些人喜欢静态的,有些人喜欢动态的。

  TH 什么方式对你来讲比较受用?

  白 我比较喜欢练瑜珈,硬一点就是普拉提,做一点点器械。我以前练跳舞的嘛,身上有肌肉,如果不做一点机械的话,肌肉会松。

  TH 饮食上有什么注意的?

  白 我觉得我最好的习惯,就是不喝冷水,一年四季都不喝。也很少很少吃冰激淋,除非拍戏需要。

  TH 养成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需要什么?

  白 你得根据自己心里能承受的程度,慢慢地去养成一个习惯。

  而不是突然就每天6 点钟起床。我也知道从中医的角度上说,晚上7 点钟人比较易怒,最好饭后出去散步,缓解这个情绪。

  但是做演员,哪有这个条件啊?所以我只能适当地根据自己的性格和工作特质,找到一个心里能够接受的方法,去开始养生。

  

  陈坤

  跟四十岁的男人聊天通常要很谨慎,紧绷着神经,生怕哪个问题踩到雷区尴尬了场面。跟有名的男人聊天则要更谨慎,话题惹得爆了脾气他有随时撒手而去的资本。跟一个有名还好看的男人聊天则要万般谨慎,因为好看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次采访,我说了从业来最少的话,陈坤侃侃而谈,越聊越通透,逻辑严丝合缝,我不用插话,他逐字逐句让人心悦诚服。他的热血和伤痕、睿智和坦然、脆弱和纯粹,都藏在面带笑容的谈话里娓娓道来,浅浅几句波澜不惊,又深刻地沉淀在眼神里,真实无惧。

  《火锅英雄》是个很热血的故事。

  热血情结有二。一是故事囊括了很多情义,友情、爱情、年少时的同窗情,以及这些情义如何直面并抵挡金钱诱惑,这是个值得反复思辨的社会问题。第二点之于我个人,故事中的男主角刘波让我回忆起我的少年时代,回忆起年少时骨子里的热血。

  在重庆的日子,每个黄昏,都去嘉陵江游泳。傍晚踩着夕阳从泊船甲板蹦进水里,那一刻觉得人生怎么都是开心的。我很爱重庆,重庆人骨子里有种骄傲,有种码头文化的血性。

  今年春节我带着儿子回重庆,已有14 年我没有回重庆过春节。自从来北京后,春节要么去国外旅行,要么留在北京。去年拍《火锅英雄》回重庆待了两个月,顿觉应该带着儿子回重庆过个年。他今年14 岁,我想他在青少年时期还有个在老家过春节的记忆。

  大年初一,我按照北方的习俗,带着儿子去跟我大伯、二伯和奶奶磕头。大伯80 多岁了,愣是把他老人家吓了一跳,因为在重庆是没有习俗要跟老人磕头的。磕头后我说大伯拿红包,讨份喜气,那一刻老人家们都很开心。今年我已经40 岁,但长辈觉得无论孩子再怎么长大,依旧还是孩子。表兄弟们早已成家有了下一代,如今他们的孩子也已经有了孩子,我原地不动升级成了爷爷。我说千万别叫我爷爷,叫坤哥。

  我特别喜欢《火锅英雄》里刘波和他外公的戏,让我想起我的外婆。我特别爱她,我的外婆去世了很多年,我从小跟着外婆长大,在我心里,她是最了不起的女性, 她个子娇小,洒脱干练。小时候有天和外婆去市场买菜,有个男的偷东西,抢了包袱就跑。当他跑过外婆身边,外婆拿起菜就往贼头上打,贼缓了一下,大家便围了上去。回家后外婆脸上洋溢着一股革命人的精气神,对我说:“坤儿,做人不要怕事,看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出手帮助。”她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但她教会我很多温暖而真实的东西,陪着我时时刻刻。

  春节的行程其实很累,走亲访友、聚餐、扫墓。节前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休息过,高强度的假期日程也是有些吃不消,体力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但心里挺高兴,凌晨两三点还溜出去吃火锅,要说是有点不健康,偶尔任性吧,

  14 年也仅这一回。

  

  陈坤

  我的常态是健康的。

  早上一般是我最忙的时候,打坐、瑜伽、喝果汁,还有给儿子做早餐。我特别喜欢给儿子做早餐,到家之前溜去超市或者家附近一个德国面包房选食材,提前考虑好早餐的热量、营养成分、配什么样的水果。他在国际学校上学,我按照他的口味习惯放些芝士,或者做些培根。我希望每天早上给他做的早餐花样是不同的,三明治、汉堡、西红柿炒鸡蛋配米饭、面条、麦片粥换着来,一周7 天不重复。

  所以通常晚上10 点我就上床睡觉,清晨六点半起床,没有太多应酬的时候在家看个电影看本书。我希望自己从骨子里是个健康的人,累的时候补充点维生素B 群,尽量多吃水果补充维生素C。

  隔断时间我会有规律地轻断食,每天只早餐吃一碗小米粥,粥里放点花生、核桃、红枣、葡萄干,午餐和晚餐只喝水。坚持21 天,人的状态就能调整回来,体重下降了些,但精神回来了。轻断食那段时间,我的工作量并没有减少。后来发现21 天时间有些长,我给自己的期望是,每个季度坚持两周,这是比较合理的节奏。给身体卸下负担,用果汁排排毒,是个可循环的健康机制,远远不到用撑的阶段,排毒的时候其实身体没那么饿。我买了很多有关轻断食的书,男生每天摄取600 卡路里的热量,女生400,这个标准是完全可以自我进行的。如果标准再苛刻一点,就需要营养师更专业的指导。

  我一直坚持一个习惯,午餐之前吃姜。我特别喜欢吃姜,重庆有种仔姜,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仔姜很嫩,切成丝炒肉很香。吃完早餐,把蜂蜜和姜粉混在一起,每天早上喝一杯。今年春节带了妈妈做的麻辣香肠回来,止不住嘴也任性地吃几片。任性,这个词在我小时候是个贬义词,渐渐地人们不再觉得任性是件坏事。难能可贵的是,人能渐渐学会面对真实的自己,从前的我做不到,现在我做到了,所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自在。

  我知道我心里有很多恐惧和压力,但我不花能量去掩盖。比如现会可能会害怕衰老、害怕十七八岁的年轻角色我演不了,但是没关系,我接受自己做不到,我不粉饰我的害怕。

  都说四十不惑,很长一段时间我反复问自己,为什么到了现在自己还有如此多的困惑?后来我知道了自己不惑在哪里,想明白了哪些事情。以前我拒绝上综艺节目,我觉得不要去,不够自信,说到底心底脆弱,所以拒绝一切觉得可能不安全的东西。现在接受了,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强大,是觉得再不尝试就可能错过一次经历的机会。我不再去粉饰太平,而是去尝试还没有尝试过的以前会断然拒绝掉的一切。完全开放地拥抱好奇心,撕下所谓的标签和条条框框,坦然说出40 岁还放不下的惑和不惑。

  40 岁往后,可能继续迷惑,也还继续热血。未知的旅途中有所为,有所不为,但求莫失己道、莫扰他心。

  

  陈坤

  Q&A:

  TH 为什么这两年不再自称水瓶怪蜀黍?

  CK 年轻的时候喜欢到处被人叫作叔叔,显得自己很成熟。现在哈哈,大家最好从此以后都叫我坤哥。

  TH 那小鲜肉会给你很大压力吗?

  CK 当然我也会羡慕他们皮肤好腿很长,但是每个人都是最好的自己,这并不会影响对自己的相信,每个人都是最好的自己,生活中不要有太多比较心态,可以跟从前的自己比较,期许自己的未来,这样才能鞭策自我成长。就像我跟吴磊一起录《24 小时》,他只比我儿子大2岁,我儿子14 他16,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年轻了。吴磊特别可爱,我可以观察他、融入他,知道他这个年纪的男生喜欢的东西,帮助我更新年轻人的价值观。

  我们在一起交流完全没有压力,反而他是我最好的老师。

  TH 在米兰的时候有和丹 · 史蒂文斯和拉塞尔 · 克劳聊上两句吗?

  CK 我们在米兰都住哈利法塔的Armanihotel,时装秀前一天和丹 ′ 史蒂文斯、拉塞尔 ′ 克劳一起晚餐,大家合乎往常地聊天。拉塞尔 ′ 克劳很爱喝酒,坐定本以为点些日本清酒,哪知道Sake 被克劳换成Tequila,然后洒上盐和柠檬,就一杯杯地喝龙舌兰。很遗憾我的酒量不太好,两杯就输阵回房间睡觉。

  TH 《火锅英雄》全片使用重庆方言拍摄,你是全剧组的语言导师吗?有教过其他演员重庆话?

  CK 他们都有各自的重庆话老师。秦昊为了学语言早去了重庆十几天,每天上午三小时下午三小时泡在重庆话里,相比之下百何的语言天赋真是太厉害,当天她就能把台词说得特别地道。我们经常拿这事开秦昊玩笑,又尴尬又好笑。

  TH 之前《门》就是全程在重庆拍摄,跟那一次相比,又一次在家乡拍戏感觉有什么不同?

  CK 好多年前拍《门》,那个时候我对角色的把握需要依靠李少红导演的指导和调教,虽然是在重庆拍了几个月,但我完全忘记我在重庆,因为我们永远都在拍夜戏,剧情跟城市关系并不大,台词也是普通话,我所有的焦虑都源于我不知道如何诠释角色。这次《火锅英雄》则是全程用重庆话诠释一个土生土长生活在重庆街头巷尾的一个小人物刘波,而且导演杨庆和摄影师也都是重庆人,一帮重庆人拍一个发生在重庆的故事,这是件多么有缘的事情。重庆城很漂亮,戏又拍得准确和舒服,我们收工很早,每天还可以去四处吃喝,去体验城市。

  TH 如果这么游刃有余那么难点又在哪呢?

  CK 任何事越近越难演,雨化田、钟馗、胡八一,他们离现实生活很远,相对来说比塑造生活中常态的你我他要容易。电影里的刘波就像是在平凡生活中的很多人,他们遇到挫折,跌掉了再爬起来,但不曾被打败,遇到诱惑仍能保持自己的原则,他们都是自己的英雄。表演是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刘波的故事既荒诞又真实存在,你很难界定《火锅英雄》是部类型片、悬疑片、剧情片还是黑帮剧,这是我认为杨庆很了不起的地方,也是刘波最难演的地方。

  

  陈坤

  TH 你似乎很少演喜剧?

  CK 是的。我想尝试,但又不太有信心,目前也没有合适的剧本。

  我没有任何框架说我不能够做什么,初生牛犊的时候往往觉得自己什么都能演,而现在反而更尊重表演这件事。这些年我拍的戏不算多,幸运的是每演一部作品都能学到些东西,每塑造一个人物,角色都会作用在我的生活里。

  TH 很多人赞你颜智双全,你自己最满意自己的哪一点?

  CK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我始终认为美貌是先行的(笑)。其实我对自己最满意的部分是我时刻都没有停止过学习,还有身上始终存在的恐惧感,恐惧感提醒我浪费过许多时间,核心是我的不满足感。

  TH 你的公司东申童画成立五年,你的规划蓝图是?

  CK 没有蓝图。能活着就活着,能做就多做,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们一帮人的。表面上我的名字叫做老板,但其实是团队在把它运营得更好。他们做好了,他们很享受,那就很好。壮大或者赚钱都不是东申童画最重要的价值,如果只是为了赚钱,那何必开公司?公司挣的远远不如我演戏挣的钱多。

  TH 你在捷克的时候说:“仰视提醒我们要谦卑,俯视教会我们要感恩。”你有过“仰视提醒我们要更激进,俯视为成绩沾沾自喜”的阶段吗?

  CK 其实核心问题你已经提到了。人太多时候会自满得意,所以提醒才至关重要。就像你不会对一个从不迟到的人提醒他不要迟到。正因为我有你后半句说的阶段,所以现在才用我前半句的话,提醒大家,也提醒我自己。

  TH 陈道明老师说:“上山的人不要看不起山下的人,因为他迟早要登上山顶;上山的人不要看不起下山的人,因为他曾经风光过。”你有想过,当有天边际效应出现,你似乎在走“下山路”的时候,你的心态要如何调整?在如此浮躁的大环境,如何平静内心的瘾和欲?

  CK 需要调整什么呢?落差吗?落差客观存在,在山顶时适度收敛不要过分张扬,下山时敢于诚恳地坦然接受。不要妄图隐藏事实,过气早晚必然发生,它和崛起一样都是命运的礼物。加入游戏的前提就是必须打包接受所有游戏规则,确定玩得起再入局。

新闻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原标题:封面人物 | 白百何、陈坤 型趣班级

六维空间:http://www.liuweispace.com/

六维空间移动端:http://m.liuweispace.com/

六维空间的所有信息均转载于其他网站或从互联网收集,如6v电影的稿件侵犯了您的权益或版权,请联系六维

Copyright © 2010-2018 六维空间(http://www.liuweispac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