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维空间 > 【图】直男马克思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图】直男马克思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编辑:六维空间手机版

原标题:直男马克思

马克思曾经以强有力的言辞和煽动性的方式,预言了资本主义的崩溃。

但他在经济思想史上的位置存疑。许多主流经济学家认为,他的经济学思想不足道哉,虽然这个世界上还有十多亿人,在他创造的主义下生活。

在波恩大学,马克思难以克制自己饮酒的欲望,不断花着父亲给的钱。一年以后,父亲把他转到柏林大学,希望他在这里变得清醒。但他很快就失望了,债主起诉了马克思好几次。在柏林的5年间,他被迫搬过至少10次家。

马克思经常蓬头垢面,大学生涯的最后几年,他只选修了几门课,把大学当成了他的露营地。

他的父亲死于1838年。马克思对他感情很深,总是随身携带父亲的照片。相反,他不怎么喜欢自己的母亲,既没有参加她的葬礼,也没有在她去世时掉过一滴泪。

父亲死后,马克思想快点结束学业,但他没有把自己论述希腊哲学的论文提交给柏林大学严格的学位申请部门,而是把论文寄给了以滥发文凭著称的吉恩大学。几天以后,他就收到了吉恩大学授予的博士学位。

拿到文凭,他进入新闻界,编辑《莱茵河报》。对舆论实行压制的普鲁士政府对批评的审查很卖力。但在马克思的领导下,这份年轻的报纸很快开始不计后果地发表言论。结果是,要么报纸停刊,要么他走人。他选择了后者。在此期间,他娶了燕妮为妻。

1843年,马克思一家来到巴黎,编辑一份政治评论杂志。在他新认识的朋友里,有一个人名叫恩格斯。

白天,恩格斯在父亲的企业上班,作为资本家赚取丰厚的收入,晚上,他阅读黑格尔的著作和共产主义的文献。

他并不因为过着双重生活而感到精神分裂,仍然享受着猎狐、雪莉酒、击剑,举着最上等的香槟,优雅地向无产阶级敬酒。

没多久,马克思形成了改变世界的学说。法国驱逐了他,他逃到了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19世纪50年代,他开始在伦敦大英博物馆读书。当他抽象地分析无产阶级遭受的痛苦时,家人正在挨饿。

他们一家住在一间简陋的公寓,一位调查他的警探对他贫困的家庭做过生动的描述:

进入马克思的房间,就会看到煤烟和烟草的烟雾云遮雾绕,视线如此模糊不清,以至于刚开始那一会儿,你要摸索着走,像在洞中。所有物品都是脏的,全都布满灰尘,坐下来成为一件十分危险的事。这边立着一只三条腿的椅子,那边孩子们在另一只椅子上玩耍和准备食物,碰巧那只椅子还算完整。

至于马克思本人,仍然容易喝醉,经常到处闲逛,但要是有活做,他就会不知疲倦地工作。在伦敦的五年,因为肺炎、支气管炎、结核病,他失去了3个孩子。被逼无奈,燕妮曾经不得不为一个孩子的棺材乞讨了2英镑。

一贯不羁的马克思,在孩子们离世的时候,显露出了脆弱的一面,他这样写道:

培根说过,真正了不起的人物与自然和世界之间有许多的联系,可以感兴趣的目标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们很容易就可以从任何的失落中恢复过来。我不在这些了不起的人物之列。我孩子的死亡重重地击碎了我的心智,我感觉失落,这种感受就像孩子死亡第一天那样鲜活。

他应该自责,但他很少这样做。如果将妻子家和恩格斯送的礼物,以及稿酬计算在内,足够维持一个中产阶级下层家庭的生活了。即便在他们最穷的岁月,收入仍然是非熟练工人的三倍。但他没有像通常人那样养家,而是把钱用在政治期刊上,花钱让孩子们学钢琴、音乐、舞蹈。

马克思的女佣怀孕,这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他告诉燕妮,这是恩格斯的孩子。女佣离开了他们家,过了几个月,带回来一个肤色黝黑,毛发浓密的小孩,这孩子后来送给了别人。

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问世,另外的三卷,在马克思死后出版。

他认为资本家提供了工厂和设备,也就是“不变资本”。他们也付给劳动者报酬,也就是“可变资本”。但工人创造的价值,超过了他们得到的报酬,从劳动者手里抢夺来的“战利品”,被称为“剩余价值”。

这种劳动价值理论,认为资本家就是以此聚敛钱财的。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没有一粒原子的价值出自资本家之手。

他遗漏了什么吗?

他忽视了创意和企业家精神。创造财富不只需要看得见和摸得着的投入。企业家精神就是愿意承担投资风险的精神。这些无形的因素使得公司和国家脱颖而出。

事实上,他轻视任何形式的资本,包括智力资本,也就是对于创造利润至关重要的知识、熟练的技术和管理技巧。

在他和好友那篇著名的宣言里,他们发出了警告:“现代的工人却相反,他们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反而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工人变成赤贫者。”

但他很快注意到工人们的钱夹子变厚实了。他甚至承认,宣言发表后的10年里,农业工人的工资猛涨了40%。

出于这个原因,他改变了定义:工人会相对于资本家变得较为贫穷。因此,现代马克思主义者强调心理上的苦难和疏离。

在大萧条时期,萧伯纳试图说服凯恩斯相信马克思的长处,后者拒绝了。他说:“我知道它(资本论)有历史性的意义,并且我也知道有许多人发觉它是一种万古磐石,充满了启示,这些人也不全是白痴。然而,当我阅读这本书时,很费解的是它怎么能有如此的影响。”

根据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著名评论家弗兰克o哈恩的说法,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甚至从来没有读过马克思的书。不过,这真的不能怪他们。

你还可能感兴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新闻来源:独角兽小报

原标题:直男马克思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六维空间:http://www.liuweispace.com/

六维空间移动端:http://m.liuweispace.com/

猜您感兴趣

六维空间的所有信息均转载于其他网站或从互联网收集,如6v电影的稿件侵犯了您的权益或版权,请联系六维

Copyright © 2010-2018 六维空间(http://www.liuweispac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