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维空间 > 【组图】从“中国漫威”到“中国迪士尼”再到“中国漫威”,侯小强都在折腾什么? | 网络文学 20 年⑩_搜狐科技_搜狐网

【组图】从“中国漫威”到“中国迪士尼”再到“中国漫威”,侯小强都在折腾什么? | 网络文学 20 年⑩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编辑:六维空间手机版

原标题:从“中国漫威”到“中国迪士尼”再到“中国漫威”,侯小强都在折腾什么? | 网络文学 20 年⑩

从新浪博客到盛大文学再到离开,侯小强唯一不断提起的就是那个后来被称为 IP 的东西。

10 月 31 日,网络文学网站“火星小说”召开发布会,推销旗下作品的影视改编权。发布会召开的时间和阅文集团公布上市计划表的时间没隔多久。作为前盛大文学 CEO,火星小说创始人侯小强总会被问这样的问题:“没有摘到网络文学的‘果子’,你感到遗憾吗?”

也许是被问得多了,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侯小强以一种中庸的口吻主动谈起了这个话题。“这都是腾讯、盛大两个巨头自我选择的结果。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选择上的一个棋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之轮。别人爬得高了,你就羡慕妒忌恨。别人低了,你就嘲笑。我不是这样的人,这也不是我想做的事。”

其实侯小强想做的事没什么变化:将网络小说改编成漫画、游戏、电影、电视剧。2008 年加入盛大文学的时候,他就把它当成自己的目标。现在,这个目标被表述为把火星小说做成“中国的漫威”。一年半以前,在为他参与创立的另外一家公司中汇影视站台时,他也说中汇影视要成为“中国的漫威”。

在侯小强的理解中,漫威是一个版权加投资的平台。除了漫威也有自己电影制作团队以外,这个理解大致都对。这家创立于 1939 年的漫画出版公司,在 2008 年开启了漫威电影宇宙计划。10 年时间,17 部电影,累计全球票房达到 135 亿美元,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娱乐品牌。

2008 年,盛大创始人陈天桥交给侯小强的任务就与漫威做的事情十分类似。区别在于,盛大文学要改编的是网络小说,以及当时的漫威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值钱,因此陈天桥对侯小强的表述是,要让盛大成为中国的迪士尼。

迪士尼在 2009 年底正式收购了漫威,而侯小强并没有在盛大文学实现这个目标,离开之后,他依然在做这个生意,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数倍于当年,行业给这个生意的代号也很简洁:“ IP ”。

漫威《钢铁侠 3》剧照

对于 2008 年的网络文学行业来说,侯小强是个不折不扣的局外人。

在加入盛大文学之前,侯小强是新浪的副总编辑。他最得意的产品是在 2007 年前后很是风光的新浪博客。侯小强当时负责说服作家、明星、导演、媒体人入驻新浪博客,从中诞生了徐静蕾、韩寒等一批最早的网络 KOL。

正是看中了侯小强在这过程中展现出来的人脉,2008 年,陈天桥邀请侯小强加盟盛大文学,希望能够打破网络文学以及电影、电视剧、游戏之间的壁障。

网络文学圈子在当时显得有些封闭。这多半是因为在 2003 年创造了 VIP 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以后,网络文学网站能够凭借着这些收入自给自足。再加上 2010 年之前,中国影视行业一直不温不火,没有哪个网站愿意费力不讨好地去和影视公司接触。

推动网络文学成为娱乐行业一部分的力量大多来自于外部。2004 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当时的报道记录下了陈天桥的一段话:“我们看到很多深受读者欢迎的小说和电影互动的成功案例,包括《哈利波特》、《指环王》等。起点拥有的娱乐文学内容本身不但深受盛大用户的喜欢,而且会为盛大在自主研发网络游戏时提供丰富的内容支持。”

这段话也就是后来深受娱乐行业追捧的“IP”这个概念的雏形。陈天桥提出盛大要做中国的迪士尼也正是基于此。“当陈天桥给我描绘那个场景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到达,”侯小强回忆,“这是陈天桥给我种植的一个梦想。”

就算是娱乐行业极速膨胀的今天,要做中国的迪士尼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十年前。关于售卖网络小说影视改编权的困难,有几个例子,在过去两三年里,被侯小强不断地、翻来覆去地讲述着。

“当时我去跟新丽传媒(注:出品了《我的前半生》、《失恋 33 天》的影视公司)现在的老板曹华益去卖版权的时候,大家都跟我说:‘你们那都是怪力乱神,改编不了电视剧。’”

“当时陈凯歌决定要做我给他的那个《搜索》的时候,我就欣喜若狂。我还记得我当时发了一篇文章,说我愿意把我们的最好的版权免费送给大导演。”

“包括《鬼吹灯》,我当时卖了 300 万,我就觉得我已经赚大。”侯小强语速飞快地把这些故事再次重复了一遍,最后总结道,“那时候我去卖影视版权的时候,大家都不认账。当时的市场是比较艰难。”

《鬼吹灯之寻龙诀》剧照

现在,他已经不用再担心版权卖不出去这回事了。影视行业的火热,促使版权买卖双方的话语权完全颠倒。“现在就是几家来抢,然后你决定给哪一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卖方市场。”

一个星期不到,火星小说 IP 大会推出的 68 部重点作品就只剩下 5 部无人问津。而在今年 10 月初,侯小强发了条微博,“来火星小说买 IP 的人络绎不绝”,然后配上了一张国庆节旅游景点游人如织的图。

“我上周卖出去的就有 12 个,就过千万。然后这个每天都是从早到晚,这都有人来要 IP。”侯小强在 10 月底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这样说,“它平常可能一个月也不开张,但是 8 月、9 月两个月都是单月过千万销售。”至于全年预估会有多少销售额,侯小强表示:“我不知道,我也不关心。”

侯小强现在的版权生意主要依托于两家公司,中汇影视以及火星小说。中汇影视负责采购版权,包装成项目以后,寻求影视公司的合作,而自己则保留一半的投资权。火星小说就像普通的网络文学网站一样面向普通读者,但承担着培养 IP 的功能,并且也会参与这些 IP 的开发。

中汇影视和火星小说之间有重叠,但未来可能也会有合作。两者之间的关系,侯小强的理解是:“我认为中国的 IP 市场那么大,既可以容得下一批人培养一个好的 IP,还容得下一批人去买好的 IP。”

拥有接近千万用户火星小说目前成立一年半的时间,还在积累用户和作品的阶段。侯小强加入中汇影视至今已经有三年,这家公司 2016 年收入达到了 1.34 亿元。在 IP 方面,它的最近一部作品是在清明档期上映的《嫌疑人 X 的献身》。

2014 年侯小强买下东野圭吾原著小说的影视改编权的时候花了 70 万。三年后电影的分账票房是 3.78 亿元。“在 4 月份的市场情况下就是很满意的,因为今年总体很低迷,总体上还是排到国产电影前几位的。”侯小强说。

《嫌疑人 X 的献身》剧照

尽管从离开盛大文学,到参与成立中汇影视和火星小说,侯小强经手过不少的版权,但《嫌疑人 X 的献身》是为数不多已经转化成影视作品的案例之一。如果考虑到在盛大文学那些年里,侯小强的 IP 生意也并不算成功,那么对于他来说《嫌疑人 X 的献身》也是一个在摸索中学习的案例。

在盛大文学,侯小强挑选要推销的网络小说的标准很简单。“当时看看点击、看看书的销量差不多,也就差不多开始给人动员了,就相当于你卖东西,就想办法要把它卖掉。”《鬼吹灯》就在当时被视为是盛大文学最重要的一个作品,侯小强逢人就问:“你感兴趣吗?”

到了《嫌疑人 X 的献身》,侯小强提出了一个“最大公约数”的概念。“我的感觉非常朴素,因为它是超级畅销书。一本书能成为超级畅销书就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就是这本书反映了无数人的情感上的一个最大公约数,是大家对这种情感是有期待的。这个东西如果能把它转化的好的话,它变成电影也会吸引人。”

现在侯小强能够侃侃而谈。他创造了一套庞大而繁复的话语体系来阐释他对于 IP 的理解。

“头部 IP”就是点击量特别高的男性向网络小说,比如唐家三少或者天蚕土豆;“种子 IP”就是点击量高,豆瓣评分高,破墙能力高,比如《欢乐颂》或者《花千骨》。

有的小说被称为付费向小说,多指男性向的打怪升级类。许多女性向的小说则又被称为 IP 向,这类小说对人物、对结构、对文字审美要求都比较高。

“新高大上女”,“核 IP”,“动员能力”,“破墙能力”,”经过检验“,”不断经过检验“……在谈话中,侯小强不断抛出新名词。他相信中汇影视以及火星小说对于 IP 这个概念的认知能力在这个行业里是领先的,“这个东西不是说别人短时间就能学会的”。

侯小强的判断力一部分来自于团队。在朋友圈、在微博,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赞美中汇影视的团队,对他们在 IP 上的判断力给予高度评价。“这一块里面已经有一个很完备的一个方法论,就像用微积分的工具去解析一道数学题一样。”

另一部分则来自于他自身的经验。有一年,侯小强找时间见了 100 多位“ 90 后”,包括编剧于正、导演叫兽易小星、星座博主同道大叔。“看到谁红就求见他”,几乎不挑。此外,他也花了大量的时间阅读火星小说里的作品。“我上周花在火星小说的时间是 1400 分钟。”这个数字相当于每天读 3 个多小时的网络小说。

在侯小强的社交账号上,出现的最多的内容就是小说推荐。当然,他也承认,他推荐的小说并不全是他看过的小说,有些还是依赖于团队的分析以及判断。

侯小强相信 IP 这个市场总是在不断变化,因此他谦虚地形容自己需要“必须时时刻刻都战战兢兢”。不确定的事情太多,让他“有时候诚惶诚恐,有时候志得意满”。《嫌疑人 X 的献身》算是他非常满意的一个案例,但错过《全职高手》又让他有些遗憾。当时,侯小强接到的报价是 300 万,他想:“我买《嫌疑人 X 的献身》才 70 万,那我干嘛 300 万买一个《全职高手》?”

“你是不断的去会犯很多的错,我觉得这些错到最后都会变成你的经验。”在被问到是否对 IP 这个概念已经想得十分透彻时,侯小强没有给予直接的回应,但他说,“每天我们经手的 IP 可能有一百个、一千个……我觉得没有一家公司会比我们经历的更多。”

《全职高手》动画剧照

2015 年 5 月,侯小强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今夜,我去赴一场并不存在的约会》的文章,其中写到他为年轻人端茶送水、在书店测试毒药 APP 书摘功能被店员赶走的经历。“我确实渴望成功。因为成功,就可以担负起对自己内心、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就会拥有 power,会更有尊严。”

此时距离他加入中汇影视过去了一年,火星小说在筹备之中。他还在表达证明自己的热切。

两年半年后,火星小说背后的公司金影科技宣布完成了 B+ 轮 4000 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云锋基金、小米两家领投、以及复星、海纳亚洲两家跟投。但无论是火星小说还是中汇影视,距离侯小强离开盛大文学时每年超过 10 亿元收入的规模都还有很远。

回顾自己在盛大文学的五年,侯小强显得委屈。“我打击盗版,外边的人说你出风头。我做云中书城,大家说你禁锢了各个文学网站发展。我做 IP,大家说这都是怪力乱神。我去和主流去融合,大家说你砸作协的场子。”

作为空降的职业经理人,侯小强权力的后盾来自于陈天桥。随着陈天桥自己调整战略,放弃做“中国的迪士尼”的想法,侯小强与盛大文学旗下各家网络文学网站的矛盾也开始激化。2013 年底侯小强形容自己“带着一身伤病,离开了为之奋斗近六年的盛大文学”。

1993 年,他皈依佛教。2014 年,他拜少林方丈释永信为师,声称以此化解他内心对于过往的情绪。在各种公开采访场合的表达里,他会说“业力流转”,以及“因果之轮”,有时候又会引用《心经》,“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他在微博上记录自己对于管理的心得,对于同事的感恩,以及对于成功的秘诀。

11 月 8 日,火星小说发布了一张海报,向上市了的阅文集团聊表祝贺。在向陈天桥致敬,向网络作家祝福之后,海报下方的一行字写着:“我们已经见过大海,我们的征途比大海更辽阔。”

那一天,火星小说公布自己完成 B+ 轮融资的消息。他们称自己的平台活跃用户将近千万,但并没有公布估值、收入等相关数据。

同一天,在香港联交所敲钟的阅文集团市值突破 900 亿港元。86%,每个人都在谈论它首日股价的最终涨幅。

题图:《鬼吹灯之寻龙诀》《嫌疑人x的献身》

更多“网络文学 20 年”系列的文章,请戳“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新闻来源:好奇心日报

原标题:从“中国漫威”到“中国迪士尼”再到“中国漫威”,侯小强都在折腾什么? | 网络文学 20 年⑩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六维空间:http://www.liuweispace.com/

六维空间移动端:http://m.liuweispace.com/

猜您感兴趣

六维空间的所有信息均转载于其他网站或从互联网收集,如6v电影的稿件侵犯了您的权益或版权,请联系六维

Copyright © 2010-2018 六维空间(http://www.liuweispace.com/). All Rights Reserved.